近日我在一場半公開會議上有感而發,質問道為什麼我們明明活在21世紀,卻仍在用新石器時代的思維治理網路?以事後的角度,我承認當時語氣確實是頗為激烈而有失體面,雖應該還不至於到飆罵的程度。不過也是看到有些現象的出現,讓我在當下有些惱怒。今天許多網路的亂象,卻依稀可以用Max Weber的「理性牢籠」說來解釋。簡單來說,今天許多人經營網路的方式,當然也可能包含我自己,仍然停留在前工業化時期的思維,以獲取注意力或物質績效為最大目標,在外觀上可象徵一種文明的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