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Posts

近日我在一場半公開會議上有感而發,質問道為什麼我們明明活在21世紀,卻仍在用新石器時代的思維治理網路?以事後的角度,我承認當時語氣確實是頗為激烈而有失體面,雖應該還不至於到飆罵的程度。不過也是看到有些現象的出現,讓我在當下有些惱怒。今天許多網路的亂象,卻依稀可以用Max Weber的「理性牢籠」說來解釋。

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活動造成嚴重衝擊,對教會經營當然也不例外。受到最大衝擊的毫無疑問是財務,例如我最近去的某間稍有規模的教會,主任牧師提到奉獻金額短少了約1/3,這應該是多數教會都會遇到的問題。

近來社會科課綱鬧得沸沸揚揚,不管是掀起政治風波,還是報載教學現場所遇到的困境,使社會科教學的問題終於得到該有的關注。會用「終於」是因為有很多問題其實老早就存在,「該有」則是過去台灣(乃至於中國)在急速工業化的過程中,有意或無意地壓抑了社會科的重要性,這點我稍候會來解釋。不過嚴格來說,我應該不是最適合描述這類困境的人。

  • 前言的前情提要

今年武漢肺炎肆虐,1月底雖然緊抓春節的尾巴,和親戚搭麗星郵輪跑到日本石垣島(日本離島中的離島,接近日本西部邊疆)玩了一天,抵達基隆時還在遊覽車上看到鑽石公主號從對面的西岸碼頭緩緩離開(我們是東岸),沒想到回國後不久對面就傳出噩耗。隨著全球疫情惡化,加上寫論文趕畢業,接下來下半年想出國幾乎是不可能了。

雖然利用人家軟體自由協會的地盤發這種東西,感覺有點怪怪的。不過既然「軟體自由」嘛,就...好啦重點不是這個。因為各種常用檔案散落各處,連我自己是Host都覺得很難找,不如有個類似根目錄的架構比較好處理。

因為一些原因,我離開了原生教會,至於會不會回去,下一步會怎麼做都是未知數。不過還是有和當地的牧者,組成了一個定期的線上小組聚會,討論一些神學議題。之所以不用實體的形式,倒不是因為跟原生教會有仇,而是希望能透過網路突破地理的界線,讓更多人參與。除了防疫的考慮外(當時就是防疫才把原小組轉成線上),我所在的區塊相對偏遠,從捷運站出來也要轉乘公車至少20分鐘才能到,若要堅持實體參與顯然不切實際。

原文初稿寫在2019.08.09凌晨 @FB,已經過多次刪改

(為減輕文字太多造成的視覺疲勞,附上一篇美術上不太討喜的政策宣傳標語照片一張)

2018年中開始用Ubuntu 18.04LTS時,我是將他裝在2012年買來的舊桌機上。技嘉(GIGABYTE)的主機板對Ubuntu的相容性不錯,因此幾乎沒改動參數和硬體配置,連滑鼠和鍵盤都沒動,Ubuntu就能在上面跑得還OK。

  • 現象

因為各種可笑的原因,導致必須強制重開機的狀況並不少見。但是偶爾會害你的電腦掉進BusyBox的畫面。

大致畫面如下,我是擷取這個網址的文字,不過應該和多數電腦相似:

社會派宅爸2020-04-18

最近在處理 template 時遇到一些困難:我的 taxonomy term 有一個單值的 media 欄位:field_media,我想把儲存於其中的圖檔 uri 抓出來,在 template 裡當作另一元素的背景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