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接龍 Day 1:娥蘇拉‧勒瑰恩《世界誕生之日》

勒瑰恩是科幻/奇幻文學界祖師奶奶等級的作家,有著人類學家學淵源的勒瑰恩,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能把異世界/異星球的故事,寫得像田野調查一樣鉅細靡遺,彷彿身歷其境。勒瑰恩最出名的作品應該是《地海》系列,但就我來說,「瀚星」系列更為精彩、更具開拓性,其中又以短篇集《世界誕生之日》最令我喜歡。

世界誕生之日

要做政治寓言,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寫科幻小說,例如勒瑰恩的《一無所有》,是我的無政府共產主義的啟蒙書,她把這套制度裡好的壞的、感動和鬱悶的事情全部具體地寫出來,同時還建立一組對照組,說理的方式比許多政治經濟學大作都厲害。

《世界誕生之日》裡也有許多政治寓言,我覺得最鏘的是〈賽亟黎星情事〉這篇短篇,裡頭描寫一顆星球上,女性擁有絕對的統治權,男性就是生殖工具,並且利用男性的競爭天性,讓他們進行各種暴力比賽娛樂女性;主人翁歐勞船長降落賽亟黎星的時候,對當地做了一些探訪,並紀錄於星航日誌。摘一段:

…這星球上的男人從十一歲之後,只能從事城堡內的運動競技,在種男伎院較量賣淫;年滿十五歲之後,他們競爭的是賣淫次數與賺取的金幣多寡。除此之外,一切免談…(略)…男人是不能進學院的,無法讓自己的心智得到自由。我詢問絲戈韃教授,何以智力足夠的男性,連到學院就讀的機會都不可得?她的回答是智識活動不適合男性,那會降低他的榮譽感,弱化他的肌肉,而且讓他失去生殖功能。「男人上面的腦袋精華,其實跟下面那一球差不多;養了上頭就損了下頭。」她這麼說:為了男人著想,他們不能夠接受學院教育。

《世界誕生之日》,p.49

歐勞船長提到,他作為一名男性,對於這種性別歧視「厭惡之情溢於言表」XD
總之就是…超厲害的!

標籤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