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

Jiajun Xu 發表於 二, 08/06/2019 - 02:07

今天去竹塘某國小共學的時候,我被一個不認識的大孩子黏住。

那時我跟咚和菲在玩賽跑,一個目測十歲左右、又黑又大隻的男孩子,過來說要加入。我說,「你跟他們年紀差太多了,一起玩會很無聊耶,」但他還是騎著腳踏車、跟我們一起跑來跑去;後來又在操場的另一邊玩起抓鬼,這時湯圓也加入混戰。再後來,有個他的同班朋友也進來,則玩起打來打去遊戲(4、5 個小孩打我一個 囧)

原本我沒打算用那麼多時間陪他玩,但每當我說我累了、要休息、想把他打發走,他就會一直試圖凹我,感覺非常想要有人陪他。期間那孩子一直跟我講話,然後要表現他很會騎車跟爬 monkey bar;雖然自己盪鞦韆盪得很好,還是請我幫他推鞦韆,他開心得不得了(噢實在滿重的…);他說他在班上是會打人的人。

我快速腦補了廢墟少年等背景設定,但即使不是那麼惡劣的情況,推測,在竹塘這樣的偏鄉,隔代教養應該也算常見吧?(順手 google 到一則彰化縣政府改善偏鄉運輸的新聞,裡頭提到大城、竹塘、芳苑及溪州等偏鄉,65 歲以上的人口佔了 25% )

不過後來我真的累了,請他們兩個大的自己去玩,就在這時!這位聽起來「惡名昭彰」的黑大個兒,竟一邊偷擦眼角,一邊對我說:「好啦你先休息一下,等一下再來玩…」

後來他跟同學跑去別的地方玩,雖然過一陣子有再回到學校操場,也就沒再黏我了。但偷擦眼角這動作真讓我很震驚。

讓我想起這幾個月認識的兩名高風險家庭孩子,發現他們的一個共通點是,我光是認真地聽他們說話、稍微陪他們玩,他們就會非常非常喜歡我。

究竟多麼缺乏陪伴呢?我們又該怎麼面對這樣的廢墟?

標籤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