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直播工具的轉型倡議

肥貓 發表於 週六, 10/10/2020 - 16:13

近日許多跡象顯示,武漢肺炎在歐洲與美國有再次流行的可能,確診與死亡人數也再次攀升。台灣雖然疫情趨緩,至少近期未再發生社區感染,然而仍有境外移入與潛在感染者的風險;加上國人防疫意識逐漸鬆懈,群聚場合佩戴口罩與維持社交距離似乎也不再嚴格執行,入冬後仍可能發生交叉感染。雖然這說法可能過於杞人憂天,推論基礎應該與現況不會差距太遠。雖然很烏鴉嘴,但是如果真的這一天到來時,教會(乃至於所有組織)的聚會直播仍然必須嚴陣以待,甚至超前佈署。

關於虛實整合的文章,我上次已經談過一輪,看法基本上也沒有改變。如果虛實整合沒做好,這個直播也只是流於形式。這次則來談談工具的層面。

目前各教會主要的直播,是掛在YouTube和Facebook上。原因不外乎(1)這兩大平台使用者基數夠多,(2)操作簡易,至少在OBS Studio上可輕易操作相關參數。然而Facebook是立基於資訊高牆的營運模式,你必須登入(前提也是有帳號),才能(至少較快地)搜尋到該教會的直播內容(10/12更新:粉絲頁則可能直接透過搜尋引擎找到)。然而隨著隱私事件的接連爆發,至少對我而言,我已經在思考永久離開Facebook的可能性。其他使用者是否會像我那麼激烈,我不太清楚,但至少在Facebook台灣使用者人數逐漸下降的預期下(也許以後會是Instagram稱霸吧),Facebook是否還能用來做這種直播用途,我是有些懷疑。

至於YouTube,雖然我對YouTube也不是很有好感,不過在至少允許匿名瀏覽的前提下,短期內仍可能作為有效的直播工具。不過以市場趨勢而言,我猜YouTube可能會逐漸收緊直播上傳者的那一塊,要不就是直播主要付錢,否則你就讓YouTube(也許)每15分鐘放一次廣告(後者比較有可能),雖然這一天也許不會(那麼快)發生,但是至少可以預期。如果你不希望會眾在家裡聚會到一半,被一堆亂七八糟的畫面洗版,甚至如果有人要整你,甚至可能會推給會眾各種政治廣告之類的,到時候教會恐怕吃不了兜著走。這些情節如有雷同當然純屬虛構,但是當利慾薰心的網路平台逐漸失去民眾信任時,你當然必須提防會不會演出上述戲碼。

所以在直播載體的選取上,應該注意到:

(1)信譽:雖然Cambridge Analytica爆發之後,各網路平台對於政治廣告的投放看似有所收斂。不過鑑於投放政治廣告的高利潤,目前也沒有強大的罰則去處理(且這牽涉到自由權的爭議),我猜遲早這些平台會捲土重來。不過至少你應該不會希望直播到一半,會眾還要被減肥/手遊廣告轟炸而不專心吧,畢竟YouTube的付費方案不是每個會眾都會訂閱;否則教會長執會可能就要編列付給YouTube的使用費預算,確保直播過程不被廣告干擾。

不過鑑於多數教會的流量太小,即使是大教會,能遇上幾萬名的觀看人次應該就算很多了,也許這件事不會那麼快發生。但是鑑於之前傳出有網紅不給YouTube廣告分潤,YouTube將其影片下架的案例(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還是必須提防真有這一天。畢竟人家也是要靠你上傳的影片吃飯的。之前我問過懂PeerTube的人,目前PeerTube似乎還只能用於預錄好的影片,直播這種串流式的東西技術上仍有困難,所以短期內可能要令謀途徑。

(2)開放性:之前教會能在Facebook上開直播,是假設每個人都有一個Facebook帳號,但是我也說過這個前提已經開始鬆動。但你總不能說,如果我不用Facebook,那你家的事自己去想辦法。學校老師、公司老闆或許會講這種話,但是教會講這種話應該不太得體。這時候平台的開放性,我認為會是左右你直播成敗的另一個重大因素。我自己有想過,Jitsi(或類似的)會議室技術能不能用在這種場合,如果你怕干擾,就把所有觀眾靜音就是了;但是技術上是否能做到,我真的沒做過規劃和實驗,都只在紙上談兵的階段。

(3)保存多久:即使是預錄或事後播放的影片,仍無可避免要考慮保存多久的問題。即使YouTube和Facebook平台號稱無限量供應(不過我猜遲早是會縮手的),但是網路開播這件事,難免會有肖像權、言論自由之類的問題,若再遇上類似郭美江牧師的爭議言論那就更糟了。此時到期日機制(例如影片開播滿一個月就預設刪除)、原檔案的存取限制(例如只有經過允許的會眾,才能下載影片原檔,雖然你開播後這已經實質上全開了),甚至掛在網路上的檔案,如果哪一天帳號要刪除或幹嘛時,該怎麼處理等,這些教會長執都必須想清楚。